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新聞資訊>上級新聞

陝西日報:榆林高端能源化工基地建設觀察

發布日期:2019-04-01     作者: 信息員     浏览数:318    分享到:


陝西日報  2019年3月28日  8版



跨越“能源陷阱” 迈向高端发展

——榆林高端能源化工基地建設觀察


本報記者 韓承伯

核心閱讀

“如何利用上遊産業之利、資源富集之利,推動陝北乃至整個陝西在産業一次次‘東南飛’之後,實現強有力的振興?榆林,責任重大。”


“咚……咚……”一台台重量在20噸到80噸的強夯重錘從高處落在地上,大地微微顫抖,聲音宛若春雷。

這是位于神木市境內的榆神工業區陝煤集團榆林化學公司煤炭分質利用制化工新材料示範項目工地。3月15日下午,在面積達12平方公裏的廠區,130多台強夯機正在作業。施工方中化重機項目執行經理甯希彥說,這麽大的施工場面他還第一次見到。15000千牛米的強夯機全國不到百台,榆林化學的工地就來了36台……

這是榆林打造高端能源化工基地的一次重要探索。2018年9月開工後,榆林化學一直在緊鑼密鼓地施工,預計2021年6月建成投産。這個全球最大的180萬噸/年煤制乙二醇工廠,有望將榆林真正帶入能源化工的下遊産業。


A 向下游去,提振陝西制造


“陝煤集團榆林化學的投産,將實現中西部地區聚酯産業的從無到有,對振興陝西的紡織業意義重大,將成爲振興陝西加工制造業的突破之舉。”

建設全球最大的乙二醇工廠,陝煤集團“蓄謀已久”。

“早在2012年,陝煤就開始了化工産業轉型升級的規劃。我們發現國家每年進口價值數千億元的精細化工産品,許多高端産品幾乎全部依賴進口。而當時榆林的能源轉化基本上是煤電、甲醇、烯烴等初級産品和大宗原料,很少有精細化工和終端材料。我們看到了轉型的方向,于是開始探索精細化工之路。”陝煤集團戰略規劃委員會主任、榆林化學公司執行董事宋世傑說。

陝煤集團邀請三菱化學咨詢株式會社等全球知名市場調查公司,曆時一年半對全球116種大宗化學品的市場狀況進行了調查,並對過去30年全球市場進行了分析,最終選定紡織材料、汽車材料和建築裝飾材料作爲重點發展方向。

同樣在2012年,陝煤集團委托德國羅蘭貝格公司做了陝北區域産業規劃。在重大産業方面,羅蘭貝格得出了幾乎相同的結論,並且提出首先做紡織材料。

“由于西北地區盛産棉花,陝西本來是紡織大省。從1980年開始,聚酯纖維産業興起于南方,因此紡織工業也‘孔雀東南飛’了。”宋世傑說。

羅蘭貝格認爲,聚酯纖維産業是南方整個服裝産業興起的基礎。但未來紡織業、服裝業將有向東南亞轉移的趨勢。而陝西紡織工業有基礎,西北地區又有成本較低的勞動力資源,榆林有豐富的煤炭、石油,可發展聚酯—紡織—服裝産業,主動承接全球和國內的産業轉移。

同時,羅蘭貝格還認爲,有化工産業作上遊,陝西還適合發展車用化學品産業、建材、裝飾材料等産業。

“榆林化學就是奔著爲榆林、爲陝西帶動聚集這三大産業來的。它將不再是一個項目,而是一個精細化工園區。”宋世傑說。

榆林化學的煤炭分質利用制化工新材料項目是全球目前最大的在建煤化工項目。一期建設180萬噸乙二醇、560萬噸甲醇和200萬噸烯烴,同時生産大量烯烴下遊精細化工産品;二期建設1500噸粉煤熱解項目,並對焦油産業鏈進一步延伸,最終生産聚酯産品。

榆林化學一期的主要産品就是聚酯的主要原料——乙二醇。爲了加快精細化工産業的發展,陝煤集團已與全球化學品主要生産商之一的三菱化學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並成立了合資公司,共同研究精細化工産品的發展。

曾在20世紀90年代末,爲浙江余姚、慈溪設計塑料産業的化工專家、原陝西省決策咨詢委員會辦公室主任郭衛東說:“不光陝西,整個中西部都沒有聚酯産業。陝煤集團榆林化學的投産,將實現中西部地區聚酯産業的從無到有。”


B 强力转化,破除“資源陷阱”


煤價一高就忽視抓經濟,形勢一好就放松調結構。榆林轉型升級、建設高端能化基地,必須要有強力作爲。


羅蘭貝格、三菱化學對榆林能化産業的規劃,也是榆林市決策層的認識。

2018年,爲推動高端能化的建設,榆林市提出了“強力推動企業轉型,強行布局全産業鏈”。

榆林市之所以提出“強行轉化”,實屬情非得已。在近年煤炭價格高昂的背景下,賣煤就有高額利潤甚至暴利,主動從事周期長、回收慢、風險高的煤化工企業並不多。

因此,作爲全球最大的煤化工項目,陝煤集團的榆林化學顯得誠意十足,紮紮實實。

實際上,陝煤集團之所以堅決進軍煤化工,也是形勢使然。陝西省發展改革委油氣處處長黑喜生說,關中的大氣環境“天花板”較低,要在關中地區發展大化工基本不可能,陝南更無可能。因此,要發展大化工,只有北進資源富集的榆林。

榆林市決策層也在思考如何打破“資源陷阱”。

“地方政府如果克服不了‘資源陷阱’,企業自身也就不願克服。”榆林市發展改革委主任楊揚說。

榆林市委书记戴征社就发现了榆林的一个怪现象:煤價一高就忽視抓經濟,形勢一好就放松調結構。榆林轉型升級、建設高端能化基地,必須要有強力作爲。

总结国际国内经验,榆林市决策者认为,走出“资源陷阱”、实现转型必须通过政府大力推动来实现。2018年,榆林市委、市政府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煤化工产业高端化发展 打造世界一流高端能源化工基地的实施意见》,明确了从原料向材料转化、从大宗化学品向终端应用品拓展、从产业链中低端向高端迈进的三大目标。榆林市成立了市委书记任总指挥的高端能化建设指挥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决定利用资源型城市上升期的资源和资金优势,强力延伸煤化工产业链,布局有比较优势的非煤产业,以上游补下游,以资源换转型,主动转型,跨越“资源陷阱”。


C “我们正在成为陝西工業增長最大的引擎”


“幾年之後,這裏將在産值上再造一個神木。”


在榆林化學落戶之後,榆神工業區即將成爲全國最大的能化園區。

榆林市今年在建的重大項目中,榆神工業區占了40%。除榆林化學之外,國家能源投資集團(神華)在榆神工業區的CTC項目總投資844億元,一階段投資136億元的180萬噸甲醇、40萬噸乙二醇已經完成設備訂貨,預計2021年上半年建成投産;二階段投資164億元續建項目今年下半年開工。

“以榆林化學、國能投爲主,兩年之內工業區落地項目投資規模達到了1000億元。我們正在成爲陝西工業增長最大的引擎。”榆神工業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孫守洋說。

孙守洋认为,目前看来,在精细化工上不能简单承接东部产业转移,一些企业的水平还不够高,应引进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企业。 “榆神工业区现在由招商引资变为招商选资,正在实现向精细化工,向终端、向高端产品迈进。”

按照规划,到2025年,榆神工业区将形成500万吨煤制乙二醇、500万吨煤制烯烃、500万吨煤基芳烃、500万吨煤基油品、500万吨煤基高端材料。原煤转化量将达到1亿吨,化工产值突破2000亿元,成为全国最大的现代煤化工集中区。“幾年之後,這裏將在産值上再造一個神木。”孙守洋说。


D 身处上游,榆林能否喚來“孔雀西北飛”


“榆林要吸引能源化工的下遊産業,就要直面東南沿海地區的競爭。”

1998年,《陝西省榆林能源重化工基地建設規劃》獲得國家批准,奠定了陝北能源化工基地的雛形。陝西省委、省政府連續16年召開陝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設座談會,確保基地發展始終沿著正確的方向前行。

20年來,陝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設取得豐碩成果,促進包括榆林在內的陝北地區發生了曆史性變化,成爲全省發展重要的推動力和增長極。2016年,陝西提出要把陝北打造成全球一流高端能源化工基地。

面對大好機遇,榆林如何走得更穩?

陝西省發展改革委油氣處處長黑喜生說,榆林要進入能源化工的下遊産業,就要直面東南沿海地區的競爭。民企活力、融資環境是短板。

2018年年初,榆林市成立了由市長李春臨任組長的銀行不良資産防控化解領導小組。通過運用核銷、轉讓,以物抵債,資産證券化等多種方式,一年之內化解銀行不良貸款208億元,占陝西省不良貸款處置總額的50%;全市不良貸款率下降到4.78%,較年初降低了5個百分點。

跨越“資源陷阱”實現轉型,榆林的另一個短板是人才。

榆林市決策層認識到,創新驅動不僅是建設世界一流高端能源化工基地的突破口,更是榆林實現資源型城市高質量轉型升級的核心。高端人才短缺,已成爲制約榆林高質量發展的短板。

記者從榆林市發展改革委了解到,對于亟須的頂尖人才,榆林可做到因人施策、一人一策,不拘一格引人才。

陝西一家知名能化企業負責人說,榆林政府主導轉型發展,對政府人員,尤其是中層執行者的要求會越來越高。因此,榆林彌補人才的短板,除了企業管理人才、科技創新人才,也應補齊政府人才的短板。

……

作为“上郡”的榆林,不仅地处陕西之“上”,也位于整个能源化工产业的上游。郭卫东说:“如何利用上遊産業之利、資源富集之利,推動陝北乃至整個陝西在産業一次次‘東南飛’之後,實現強有力的振興?榆林,責任重大。”

上一篇:陝西省國資委與陝煤集團開展“不忘初心、牢... 下一篇:陝煤思創學院1904屆中訓班50名學員進...